「爾濱」的潑天財富背后不只是流量

2024-01-22 行業(yè)研究互聯(lián)網(wǎng)思維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

展示量: 103907

 

很多文旅局都在紛紛出門(mén),開(kāi)始仿效或者另辟蹊徑模仿學(xué)習哈爾濱。但是,“向爾濱學(xué)習”是一件困難的事。

 

  這個(gè)冬天,“爾濱”這個(gè)擬人化的稱(chēng)呼頻頻在網(wǎng)絡(luò )間出現,帶火了哈爾濱這座古老的城市。沒(méi)去過(guò)哈爾濱的人,隔著(zhù)屏幕似乎也能感受到冰天雪地里的熱度。這是繼淄博燒烤之后,又一個(gè)全國矚目的現象級城市IP。

 

  但是哈爾濱的熱度持續力目前看遠超淄博。春節臨近,數據顯示“爾濱”的熱度仍在持續。

 

  美團、大眾點(diǎn)評數據顯示,截至1月17日,春節的旅游消費(含酒店民宿、景點(diǎn)門(mén)票、交通等)的提前預訂量較去年同期增長(cháng)約8倍。這其中,哈爾濱的熱度也持續不減,春節假期的提前預訂量遠高于全國大盤(pán)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廣州成為其前五大客源地。

 

  現在,索菲亞教堂門(mén)站滿(mǎn)了北境女皇、雪國王子和俄羅斯公主,哈藥六廠(chǎng)金碧輝煌的版畫(huà)博物館內,人頭攢動(dòng),穿著(zhù)魚(yú)皮衣的赫哲族和戴著(zhù)皮毛帽子的達斡爾族在中央大街唱歌跳舞,幾乎每個(gè)網(wǎng)紅飯店外都排著(zhù)長(cháng)隊,菜市場(chǎng)里擠滿(mǎn)了游客,搓澡床位緊張異常,云南“小野生菌”、四川“小熊貓”、山東“小蔥”們紛至沓來(lái)……而哈爾濱則掏出了讓本地人都嫉妒的資源和服務(wù)能力,連威風(fēng)凜凜的東北虎都似乎一夜間變成了溫順的“東北金漸層”。

 

  哈爾濱的城市熱度值得思考。它首先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冬天很多人為了“避寒”首選南方旅游的印象;其次,哈爾濱用豐富的地理人文資源,把整座城市打造成了一個(gè)大型游樂(lè )場(chǎng),塑造了一個(gè)令人難忘的立體城市IP。第三,當地政府和居民熱情并細致入微的服務(wù),一舉改變了過(guò)去東北旅游宰客的形象。其他省份的游客慕名而來(lái),人人都希望能在這里滿(mǎn)載而歸。

 

  正因此,很多文旅局都在紛紛出門(mén),開(kāi)始仿效或者另辟蹊徑模仿學(xué)習哈爾濱。從網(wǎng)上的信息看,這一串的跟隨名單中包括吉林、河南、新疆等地,這些地方也都利用社交傳媒在宣傳自己的旅游資源,為即將到來(lái)的春節旅游做準備。但是短期來(lái)看,“向爾濱學(xué)習”是一件困難的事。哈爾濱的現象,不僅是流量運作這么簡(jiǎn)單,背后是精心的策劃、豐富的資源供給以及官方和民間上下同欲帶來(lái)的溫暖氛圍。

 

  1、哈爾濱的狂歡

 

  從哈爾濱自身特點(diǎn)來(lái)看,這是一場(chǎng)早有準備卻又意想不到的“狂歡”。

 

  在某5A級景區負責人劉陽(yáng)看來(lái),這次哈爾濱旅游熱的全面興起,切中了幾個(gè)非常關(guān)鍵的要點(diǎn):首先是進(jìn)一步的帶動(dòng)了冰雪經(jīng)濟的全面發(fā)展;其次,還基于俄羅斯與東北免簽,進(jìn)一步帶動(dòng)了口岸經(jīng)濟效應;更重要的是,其火爆的時(shí)間正好切中圣誕節、元旦與春節這一長(cháng)達2個(gè)月的假期周期。

 

  經(jīng)分析認為,哈爾濱有以下幾個(gè)特點(diǎn):

 

  首先是由冰雪經(jīng)濟所帶來(lái)的的自然稟賦加持。從北京冬奧會(huì )以來(lái),我國冰雪產(chǎn)業(yè)實(shí)現了快速的發(fā)展和普及。而作為中國最早開(kāi)發(fā)冰雪、運營(yíng)冰雪的省份,黑龍江是中國現代冰雪產(chǎn)業(yè)肇興之地,中國冰雪體育強省。

 

  因此,冬季一直是黑龍江地區的旅游旺季。僅2022年,哈爾濱市冰雪經(jīng)濟總規模就已達到了717億元。

 

  企查查數據顯示,我國現存冰雪運動(dòng)相關(guān)企業(yè)1.15萬(wàn)家。其中,黑龍江共擁有相關(guān)企業(yè)988家、位居全國前三。2023年,黑龍江又新增132家冰雪運動(dòng)相關(guān)企業(yè),同比增長(cháng)57.14%。

 

  同時(shí),為了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整體旅游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過(guò)去的一年來(lái),黑龍江制定了《黑龍江省旅游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規劃》《黑龍江省大力發(fā)展特色文化旅游實(shí)施方案》,出臺《黑龍江省釋放旅游消費潛力推動(dòng)旅游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50條措施》《黑龍江省加快發(fā)展邊境特色旅游20條措施》,發(fā)布“開(kāi)心游龍江”十條措施,推出“十”大主題線(xiàn)路、“百”場(chǎng)美食盛宴、“千”臺文旅盛事和“萬(wàn)”種龍江好物等一系列扶持政策和相關(guān)策劃。

 

  與此同時(shí),黑龍江還提早展開(kāi)了與OTA平臺的合作。2023年8月25日,攜程BOSS直播間落地黑龍江,開(kāi)啟了一場(chǎng)以“避暑勝地,清涼龍江”為主題的專(zhuān)場(chǎng)直播?;顒?dòng)當天,專(zhuān)場(chǎng)直播間熱度達到234.5萬(wàn),貨品總GMV達百萬(wàn),日歷房銷(xiāo)售額同比增長(cháng)64%,景點(diǎn)門(mén)票大盤(pán)訂單量同比增長(cháng)50%。景區異地客群占比從43%提升至51%,黑龍江星球號累計漲粉3000+。

 

  此外,為了促進(jìn)黑龍江夏季避暑旅游和冬季冰雪旅游,黑龍江省文化和旅游廳先后走進(jìn)粵港澳大灣區、中部地區、西南片區,華北片區和東北地區等五大片區進(jìn)行推介,并在北京、上海落地打造黑龍江旅游營(yíng)銷(xiāo)推廣中心,帶動(dòng)文旅產(chǎn)品轉化。

 

  攜程研究院行業(yè)分析師王亞磊對鈦媒體APP表示,2023年,攜程與黑龍江省文化和旅游廳合作,展開(kāi)了多維度深入合作,持續推進(jìn)“引客入黑”。首先是,通過(guò)在線(xiàn)直播、主題營(yíng)銷(xiāo)推廣等方式,打響黑龍江旅游品牌,拉動(dòng)當地文旅消費增長(cháng);第二是幫助其在全國以及海外進(jìn)行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推廣路演宣傳;第三則是進(jìn)行常態(tài)化、有針對性的人群推廣。包括在上海等南方省市的大學(xué)生人群、商務(wù)人士、康養人群中做黑龍江旅游推廣。

 

  此外,據王亞磊介紹,由于OTA平臺可以精準了解游客需求,因此會(huì )從交易數據、消費偏好、趨勢預測等維度,給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提供相關(guān)建議。此外,還會(huì )從目的地營(yíng)銷(xiāo)的角度,跟各地文旅局開(kāi)展溝通。

 

  不過(guò),即便做了各類(lèi)充足的準備,一個(gè)城市能否真正火起來(lái),仍然存在“玄學(xué)”的成分。

 

 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曾經(jīng)的負面事件,一定程度上成為了推動(dòng)哈爾濱獲得廣泛關(guān)注的導火索。

 

  2023年11月23日,博主B太曝光了雪鄉旅游亂象問(wèn)題。他表示,其購買(mǎi)的550元和1180元兩種價(jià)位的“雪鄉旅游團”,除了乘坐的車(chē)有區別,其他行程一模一樣。在該爆料發(fā)布的當天,哈爾濱市道里區文化體育和旅游局便發(fā)布通報回應稱(chēng),初步查實(shí)涉事旅行社及其有關(guān)人員存在違法違規行為,案件正在進(jìn)一步辦理中。同時(shí),將持續加大旅游市場(chǎng)秩序監管和整治力度,堅決從嚴查處旅行社和導游違法違規經(jīng)營(yíng)行為,真誠接受社會(huì )各界監督。

 

  及時(shí)高效誠懇的處理,讓哈爾濱獲得了第一波印象分。隨后,冰雪大世界的退票事件,則成為了哈爾濱流量暴增的起點(diǎn)。

 

  攜程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通過(guò)觀(guān)察哈爾濱的訂單量可以發(fā)現,在12月18日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(kāi)園前后,哈爾濱整體的旅游訂單量就已出現了迅速上漲。在元旦前夕,更是出現了近三個(gè)月訂單量的高峰,成為繼國慶假期后的新高點(diǎn)。

 

  而流量的短時(shí)激增,也帶來(lái)了隱患。僅12月18日開(kāi)園當天,預約游客就已經(jīng)達到4萬(wàn)人,導致“大滑梯”“摩天輪”等熱門(mén)項目需要排隊數小時(shí),很快便演變成了一場(chǎng)“退票”危機。為此,哈爾濱市文旅局領(lǐng)導趕赴現場(chǎng)督導,哈爾濱冰雪大世界也進(jìn)行了公開(kāi)致歉并進(jìn)行了退票處理,并且園區還進(jìn)行了連夜整改。

 

  由于哈爾濱的處置得當,將一次負面熱搜成為了正面宣傳,也將整個(gè)城市的熱度又推上了一個(gè)新臺階。

 

  攜程發(fā)布《2024春節旅游市場(chǎng)預測報告》。報告顯示,哈爾濱旅游熱度從元旦延續至春節假期,春節期間哈爾濱旅游預訂訂單同比增長(cháng)超14倍,超全國增速兩倍。

 

  這也帶動(dòng)了整個(gè)黑龍江的客流增長(cháng)。2024年元旦期間,黑龍江省全省累計接待游客661.9萬(wàn)人次,同比增長(cháng)173.7%,高出全國增幅18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旅游收入69.2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364.7%,高出全國增幅16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據飛豬數據顯示,近一個(gè)月以來(lái),黑龍江省線(xiàn)路游預訂量同比去年增長(cháng)270%。

 

  大量外地游客前往黑龍江打卡,帶動(dòng)了機場(chǎng)客流快速增長(cháng)。元旦假期,黑龍江省內多地迎來(lái)客流高峰,齊齊哈爾、黑河、漠河、伊春、雞西、加格達奇等支線(xiàn)機場(chǎng)呈現兩位數增長(cháng),其中漠河機場(chǎng)同比2019年增長(cháng)125.8%。

 

  游客來(lái)了,如何留下美好印象,如何形成社交傳播意義上的“復購”,仍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哈爾濱這次最引人矚目的一點(diǎn),就是城市資源的傾囊而出。這種資源的投喂,連當地人都驚呼,“你不是我認識的那個(gè)爾濱”。

 

  這里舉幾個(gè)例子。稀有動(dòng)物是東北“特產(chǎn)”之一,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。東北虎陪游客玩雪,像家貓一樣打滾、側頭殺等視頻在網(wǎng)上瘋傳,因此東北虎被稱(chēng)為東北金漸層。有人戲稱(chēng)是文旅局給老虎們開(kāi)過(guò)會(huì ),背后的故事不得而知,但是東北虎通人性的表現確實(shí)碾壓了其他動(dòng)物園的老虎們。

 

  另外,一段年輕女游客抱著(zhù)白狐親密合影的視頻也成為熱門(mén)視頻。這些動(dòng)物的親民表現極大拉近了游客的距離感。要知道在日本,一個(gè)小玉站長(cháng)(流浪貓)就讓一家默默無(wú)名的偏遠小站(貴志站)成為全日本乃至海外游客慕名而來(lái)的景點(diǎn)??恐?zhù)貓經(jīng)濟,貴志站及其周邊地區一度實(shí)現了年收入超過(guò)1億日元。

 

  再比如,鄂倫春族人在中央大街巡游時(shí)。有網(wǎng)友指出,全世界有大熊貓2500只左右,而真正的鄂倫春族人算下來(lái)也只有9000人左右。上一次把他們請出來(lái),還是在戰爭年代。除此之外,薩滿(mǎn)大祭司等表演不僅讓外地人大開(kāi)眼界,更是讓很多從小長(cháng)大的哈爾濱人都“看傻了”。

 

  若論旅游資源,全國各地各有特點(diǎn),但是哈爾濱這一次是下了苦功夫。

 

  網(wǎng)友觀(guān)察到,他們不僅展示自己的寶貝,還去新疆借了駱駝、去同在東北的沈陽(yáng)借了飛天鳳凰。

 

  所以,游客來(lái)到哈爾濱,不會(huì )有相見(jiàn)不如聞名的感覺(jué),反而能夠在現場(chǎng)感受到更多網(wǎng)上熱門(mén)視頻之外的東西,這才是哈爾濱口口相傳熱度不減的關(guān)鍵。

 

  《2024春節旅游市場(chǎng)預測報告》顯示,2024年,哈爾濱進(jìn)入了“國內熱門(mén)目的地前十”城市榜單,位列第五名。而在2023年,哈爾濱甚至未能進(jìn)入該排名的前十位。并且,這股熱潮還將持續。

 

  2、城市IP,不僅僅是旅游

 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旅游業(yè)內人士認為,哈爾濱雖然火熱異常,但真正落到旅游產(chǎn)品層面,卻十分有限。無(wú)論是中央大街、索菲亞大教堂還是哈藥六廠(chǎng)參觀(guān)還是免費的。對于哈爾濱來(lái)說(shuō),投入如此大的人力物力,真的能“回本”嗎?

 

  但這其實(shí)是一筆總體的經(jīng)濟賬。如果僅僅從旅游業(yè)的視角看哈爾濱的火爆,那就是把問(wèn)題看小了。在旅游業(yè)的推動(dòng)下,哈爾濱意圖打造出一個(gè)城市大IP的概念。這種城市名片的經(jīng)營(yíng),旅游只是個(gè)引子。

 

  以杭州為例。2023年初,為刺激旅游經(jīng)濟快速復蘇,杭州宣布,包括靈隱飛來(lái)峰、西溪濕地等熱門(mén)景區在內的41家A級景區免首道門(mén)票,該活動(dòng)為期三個(gè)月。1-3月期間,參加免票活動(dòng)的景區共接待游客1305.7786萬(wàn)人次,免費金額達5.6億元。

 

  而另一方面,免票期間,杭州全市累計接待外來(lái)訪(fǎng)客2224.2萬(wàn)人次,同比增長(cháng)63%;全市住宿設施累計接待過(guò)夜游客1504.6萬(wàn)人次,同比增長(cháng)79.1%;全市酒店客房出租率為44.1%,同比增長(cháng)13.9%。最常前往杭州的北京、深圳、成都、廣州等地游客回歸較快,1-3月到杭訪(fǎng)客同比分別增長(cháng)158.9%、140.6%、103.3%、91.4%。

 

  而對于哈爾濱來(lái)說(shuō),整體的促進(jìn)作用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逐步顯現。哈爾濱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(lái),哈市旅游市場(chǎng)相關(guān)經(jīng)營(yíng)主體的注冊登記數量大幅增加,1月1日-15日,哈爾濱市新登記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中含“旅游、住宿和餐飲”的市場(chǎng)主體927戶(hù),同比增長(cháng)161.86%。

 

  除了自身的收益,哈爾濱此次的火熱,也帶動(dòng)了整個(gè)文旅產(chǎn)業(yè)從模式、服務(wù)到營(yíng)銷(xiāo)思路的競爭白熱化。從廣西砂糖橘到湖南小辣椒,各地都開(kāi)始大展身手,希望能“蹭”一把哈爾濱的流量。

 

  其中,“廣西砂糖橘”是首次與哈爾濱進(jìn)行互動(dòng)的。而這背后,是廣西與東北之間的深刻牽絆。據業(yè)內人士介紹,受封島政策的影響,前往海南過(guò)冬的東北人逐漸減少,而同樣溫暖的廣西北海、巴馬等地承接了北方人大量的避寒需求。此次聯(lián)動(dòng),也成為了廣西和黑龍江,及東北等地之間深刻聯(lián)絡(luò )的一次體現。

 

  根據攜程統計數據顯示,從2024年1月8日至16日,東北游客前往廣西的訂單量同比2023年增長(cháng)58%,酒店訂單同比增長(cháng)113%,機票訂單同比增長(cháng)94%。其中,東北游客最喜歡去廣西的目的地城市主要有南寧、桂林、北海、柳州等。

 

  隨著(zhù)“廣西砂糖橘”的成功出圈,各地文旅部門(mén)也通過(guò)花式“曬家底”和“言聽(tīng)計從,有求必應”的方式,將這場(chǎng)全民文旅狂歡推向了高潮。

 

  據王亞磊介紹,攜程搜索熱度排名顯示,在1月9日至1月15日的一周時(shí)間里,陜西的搜索熱度環(huán)比上個(gè)月同期增長(cháng)最高,約83%;第二名是北京,增長(cháng)了72%;第三名便是河南,從河南文旅開(kāi)始“題海戰術(shù)”之后,其搜索熱度實(shí)現了62%的增長(cháng)。

 

  不過(guò),劉陽(yáng)所在的景區就沒(méi)有選擇蹭這波熱度。對于成熟景區來(lái)說(shuō),此次哈爾濱的火爆,帶來(lái)的更多是對于景區運營(yíng)的深層思考。

 

  一方面,是促進(jìn)城市和大型景點(diǎn)之間的大交通支持。包括合肥在內的部分省市的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近期也開(kāi)始在哈爾濱進(jìn)行推介,主要以增加航班,提升兩地旅游互動(dòng)為目標;另一方面,從哈爾濱的熱度來(lái)看,如今的文旅策劃需要體現更多的共情能力,同時(shí)還有規避潛在的敏感性問(wèn)題,對運營(yíng)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 

  此外,年輕消費群體愈發(fā)崛起,成為了如今旅游消費的中堅力量。這群互聯(lián)網(wǎng)原住民不喜歡報旅游團,偏好自由行,這也讓如今的旅游市場(chǎng)客群,從過(guò)去的七成為旅行團,改為了如今五成為自由行散客的全新結構。這對于目的地城市和景區來(lái)說(shuō),都是全新的挑戰。需要針對大量散客的需求,進(jìn)行基礎設施、服務(wù)質(zhì)量、綜合品質(zhì)的提升,還要強化互動(dòng)項目,實(shí)現更具沉浸感的旅行體驗。

 

  3、上下同欲,才能“長(cháng)紅”?

 

  在哈爾濱持續火爆的背后,如何將短暫的網(wǎng)紅效應轉化為長(cháng)期的長(cháng)紅能力,成為了新的課題。不得不承認,哈爾濱此次得以如此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其對年輕一代消費者需求的高效回應。飛豬某業(yè)務(wù)負責人發(fā)現,在哈爾濱的自傳播內容中,當地政府和群眾熱情好客、體現*服務(wù)意識的故事往往能收獲更多流量。年輕消費者享受這樣的服務(wù)型消費,渴求有“獲得感”的順心體驗。

 

  據劉陽(yáng)介紹,此次哈爾濱之所以如此“給力”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“當地政府在這方面有著(zhù)非常強烈的意愿。”這其中,既有振興東北的任務(wù),又有城市管理者基于促進(jìn)民生,提升城市綜合實(shí)力的宏觀(guān)考量。

 

  在他看來(lái),從去年爆火的淄博,到如今的哈爾濱,雖然整體都做得非常不錯,但其中也存在不少不甚合理的地方。以淄博曾經(jīng)推出的外地車(chē)免費停車(chē)為例,這是一個(gè)非標準化、非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化的短時(shí)手段,僅靠一時(shí)的熱情,很難持久。如果在這些方面無(wú)法有所突破,就很難再現曾經(jīng)的火熱。

 

  不過(guò),從哈爾濱的情況看。民間的熱情服務(wù),也是此次哈爾濱城市旅游熱火出圈的重要因素。和過(guò)去東北旅游屢屢因為宰客上新聞不同,此次傳遞出來(lái)的,更多是來(lái)自民間的自發(fā)的熱情。

 

  當然政府當面做了很多主導的工作。在路上搭設防寒設施,在客流量多的地鐵站鋪上地毯,在出機場(chǎng)的地方安排樂(lè )團演奏迎客等等。但是一個(gè)城市旅游中的吃喝、住宿部分,更多還是依賴(lài)的是從業(yè)者的素質(zhì)和當地的人文氛圍,需要一座城市從政府到民間的上下同欲。

 

  這一次,哈爾濱市民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。有餐廳因為一盤(pán)68元的鍋包肉被游客吐槽,結果不等官方出手,同行就把這家店給整頓得出面道歉了。民眾自發(fā)用私家車(chē)免費接送游客已經(jīng)是常規操作,而“哈爾濱人憑身份證優(yōu)先拒載”的梗,不僅體現了當地的服務(wù)熱情,還有東北人特有的幽默。所有這些,都是城市IP的組成部分。

 

  吉林省文化旅游研究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海南大學(xué)教授、博士生導師劉海洋曾這樣分析重點(diǎn)旅游熱點(diǎn)城市的特點(diǎn):

 

  按美團公布的中秋國慶期間的十大旅游熱點(diǎn)城市分別為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西安、成都、重慶、武漢、長(cháng)沙、杭州、洛陽(yáng)。這些城市有很多相似的特點(diǎn):一方面人口基數較大、經(jīng)濟發(fā)達,區內旅游客源充裕;二是多為區域經(jīng)濟中心和交通樞紐,旅游基礎設施和旅游服務(wù)設施建設充分;三是擁有大量的城市旅游景觀(guān),對周?chē)貐^有很強的市場(chǎng)吸引力;四是在長(cháng)假之前,當地政府通過(guò)發(fā)放“旅游消費券”等形式,進(jìn)行了充分的市場(chǎng)預熱。

 

  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,這些地區成為拉動(dòng)全國旅游市場(chǎng)增長(cháng)的重要力量。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一些以旅游產(chǎn)業(yè)作為第一支柱的旅游城市,并沒(méi)有出現旅游“爆火”的現象。

 

  由此總結,判斷一個(gè)城市的旅游發(fā)展潛力,短期看旅游產(chǎn)品,中期看經(jīng)濟水平,長(cháng)期看人口基數。

 

  按照這一標準,哈爾濱想要持續保持熱度,就需要進(jìn)行綜合全面的經(jīng)濟水平發(fā)展,平衡冰雪旺季與日常淡季之間的成本。不僅要大力發(fā)展冰雪旅游的接待能力,更要持續挖掘更加多元、深入的地方特色,不斷推陳出新,方能獲得持久的關(guān)注度和客流。

 

  實(shí)際上,這也是一個(gè)城市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的深層體現。無(wú)論是西安、成都、重慶、長(cháng)沙,每一個(gè)擁有持續吸引力的網(wǎng)紅城市的背后,不僅源于城市本身良好深厚的經(jīng)濟基礎、人口基數,更來(lái)源于其背后具有的區域經(jīng)濟支撐。

 

  因此,回過(guò)頭看,哈爾濱想要成為經(jīng)久不衰的網(wǎng)紅城市,并不是依靠外地游客的蜂擁而至,而是本地人口基數和服務(wù)能力包括城市人口素質(zhì)的全面提升。唯有繁榮的本地旅游消費市場(chǎng),方能支撐起一個(gè)具有持久吸引力的魅力城市。

 

  對此,2023年3月由文化和旅游部、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聯(lián)合印發(fā)頒布的《東北地區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規劃》中,便展示出了東北地區旅游業(yè)轉型升級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未來(lái)圖景——

 

  首先,此次《規劃》的最大亮點(diǎn)便是打破行政區劃,遼寧省、吉林省、黑龍江省、內蒙古自治區要共同建立東北地區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專(zhuān)項工作機制,實(shí)現旅游要素資源整合、一體化協(xié)同發(fā)展;其次,《規劃》中提出,將全面建成世界級冰雪旅游度假地、全國綠色旅游發(fā)展引領(lǐng)地和邊境旅游改革創(chuàng )新樣板地,實(shí)現跨區域旅游一體化發(fā)展;并且,《規劃》中還明確,大連、哈爾濱為東北亞國際樞紐城市。

 

  想要填補從“網(wǎng)紅”到“長(cháng)紅”之間的差距,需要以一個(gè)城市綜合實(shí)力為基礎。如何建立體系性運營(yíng)能力,如何拉近與成熟業(yè)態(tài)之間的差距,需要熱情,更需要長(cháng)期的經(jīng)營(yíng)。如何在占盡天時(shí)地利人和的機遇面前,把握住文旅消費復蘇的良機,積極回應市場(chǎng)變化和游客需求,乘勢而上,把握住發(fā)展的良機,是擺在哈爾濱,以及所有希望成為網(wǎng)紅的城市面前,共同的挑戰。

知名風(fēng)險投資公司
紅杉資本|瑞華投資|同創(chuàng )偉業(yè)|達晨創(chuàng )投|深創(chuàng )投|IDG|創(chuàng )東方|君聯(lián)資本|中科招商|經(jīng)緯中國|啟明創(chuàng )投|松禾資本|英特爾投資|優(yōu)勢資本|東方富海|天堂硅谷|九鼎投資|晨興創(chuàng )投|江蘇高科投|北極光創(chuàng )投|德同資本|凱雷投資|中國風(fēng)投|天圖資本|真格基金|DCM|IFC|凱鵬華盈|高盛投資|啟迪創(chuàng )投|戈壁|荷多投資|紀源資本|鼎暉投資|華平投資|金沙江投資|海納亞洲|永宣創(chuàng )投|險峰華興創(chuàng )投|中投|海通開(kāi)元|中信資本|力鼎資本|平安創(chuàng )新資本|天使灣創(chuàng )投|和君資本|祥峰集團|招商湘江投資|元禾控股|力合創(chuàng )投|復星創(chuàng )富|陜西高投|光速創(chuàng )投|富達亞洲|成為資本|中信產(chǎn)業(yè)基金|GIC|基石資本|金茂資本|富坤創(chuàng )投|盈富泰克|重慶科投|鼎暉創(chuàng )投|北工投資|海富投資|招商局資本|新天域資本|中路集團|摩根士丹利|青云創(chuàng )投|建銀國際|德豐杰|弘毅投資|CVC|藍馳創(chuàng )投|寬帶資本|秉鴻資本|金石投資|天創(chuàng )資本|證大投資|中經(jīng)合|信中利|蘭馨亞洲|淡馬錫|浙商創(chuàng )投|華睿投資|景林資產(chǎn)|摯信資本|高特佳|清科創(chuàng )投|華登國際|山東高新投|集富亞洲|騰訊|無(wú)錫創(chuàng )投|創(chuàng )新工場(chǎng)|智基創(chuàng )投|策源創(chuàng )投|軟銀中國|
Copyright©創(chuàng )業(yè)聯(lián)合網(wǎng) ALL Rights Reserved
滬ICP備17005139號
商務(wù)與客服聯(lián)系微信